端午

 13 Responses »  Tagged with:
6月 022014
 

一个多月前,当时正值春分,在一个独立博客QQ群上,我跟网友讨论春分是不是中国特有的。有网友有点突然地、又有点自然地说:

千万不能问韩国人。他们会说春分是他们的祖先发明的。

这话题想必还是源于2005年,韩国将“江陵端午祭”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申遗”)成功而带给我们的震[……]

继续阅读

5月 022014
 

韩国亲美,但英语说得好的韩国人寥寥无几。在韩国人眼里,一口流利的英语俨然是受过良好教育的标志,而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就会格外受到尊重。最好是美式英语,毕竟美国是韩国的大哥嘛。在这个基础上,如果还认得中文,就会被韩国人惊为天人:那可是能读懂韩国古籍的Somebody啊!毕竟中国曾经几千年来一直是韩国的大哥[……]

继续阅读

11月 062010
 

  明天是我向亥安道别的日子。今天,广场上搭起了舞台和座位,飘起了气球,大喇叭奏起了音乐。当然,不是给我开告别派对,而是恰逢亥安最大的一个节日,第四届“干萝卜缨节”,在网上我没有找到这个节日的信息。韩国同学告诉我,这是非常本地的节日,韩国人把萝卜缨用特殊的架子晒干后做菜吃,亥安希望把这个生活习俗打造[……]

继续阅读

9月 172010
 

  继美韩联合军事演习之后,Diao鱼Dao(听说这个词现在是敏感词,用拼音,以免被强)又出了事。就在这个背景下,第4届东亚生态学会议在韩国尚州开幕了。来自中日韩的学者们济济一堂,形势一片和谐社会。我在会上做了个小报告。

  会议期间,跟同行的韩国同学恩荣聊了聊。恩荣没有去过中国,在认识我之前,曾[……]

继续阅读

8月 252010
 

  我在韩国山沟里呆这么久不能走,原因是观测期间要维护仪器。比如用来测量水气和二氧化碳浓度的LI-COR 7500有个AGC数值,探头被污染得越厉害,AGC就越高,超过97.5%就必须清洁。只是到现在也没用我亲自动手,因为每次AGC偏高都是在下雨的时候。雨一停,雨水蒸发干净,AGC就自动降到了50%[……]

继续阅读

8月 122010
 

一个A国人,说着B国语言,去C国做科研,研究工作的重要部分是到D国做观测,其间会遭遇多少繁琐的手续以及生活习惯和语言文化的差异,尤其是当A=PRChina的时候?要是想象不到,听我说说你就知道了,因为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由于上周在一次小型学术讨论会上我简单介绍了一下我的工作进展,老板听了之后说做得[……]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