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016
 

年年难过年年过,处处无家处处家。说起租房子,对我而言就是一部血泪史,出国7年里,搬了9次家。几个月前,网友来信询问在萨尔茨堡租房的事情,我做了简短回复。在回信的基础上,这里介绍一下在德国和奥地利租房子的经验。

房屋概况

德国和奥地利可租的房屋,居住条件五花八门。就说说我亲身住过的房子吧。

[……]

继续阅读

222014
 

看着锤子手机争议不断,我庆幸我是老罗的粉丝。老罗说,要有独立思考的能力。我照做。所以,任凭老罗怎么忽悠,我就是觉得锤子手机不怎么样。而且,不知怎的,我对自己的一台低配置智能手机越来越喜爱了。

我用的最后一款NOKIA直板机,里面装的是塞班系统,一直以为这是一台智能手机,一直用到周围的人都在刷微信,[……]

继续阅读

十二 042013
 

教育孩子,教学相长,其中乐趣多多。比如我们最近遇到个问题:不借助搜索引擎和任何工具书,怎样立刻说出太阳系行星的中英德语的名字,以及他们的排列顺序呢? Mars 到底是金星还是火星?我总是搞不清。自己都搞不清,怎么教儿子呢?

插图:太阳系九大行星

UTF8_EXCERP[……]

继续阅读

012013
 

兜兜幼儿园经常有一些主题活动,比如去年的小老鼠 Friedlich,几个月前的睡美人 Dörnroschen,以及最近的毛毛虫。每个主题活动,都会泡在主题里好几周,围绕主题的内容丰富多彩。就拿毛毛虫来说,小朋友们听毛毛虫的故事,看毛毛虫的书,涂毛毛虫的画(幼儿园的走廊墙壁上挂满了毛毛虫的画),唱毛毛虫的歌,演毛毛虫的话剧。

兜兜说:“我演的是毛毛虫!”看来还是主角。

UTF8_EXCERP[……]

继续阅读

十二 012010
 

德国的厕所总是给我这样那样的惊喜。比如说永远也用不完的卫生纸,比如说香香甜甜的气味,比如说貌似有趣但看不懂的漫画——不是因为晦涩,而是因为我不懂德语。

上面这幅漫画,就来自我所在的棚房办公室男厕所马桶上方。一直不知道画中的兄弟在折腾个啥,有一天我恰巧带了口袋字典,坐在马桶上反正闲着无聊[……]

继续阅读

032010
 

  这个问题要从一个悲惨的爱情故事说起。
  二战前夕,一个德国小伙儿和一个美国姑娘坠入爱河。战争逼近,两人见面,小伙子把一张纸条塞到姑娘手里,纸条上写着一个日期,他们约好战争结束后那一年的这一天在老地方会合。如果没有来,就说明这个人已经死去。
  战后,从战场上百死一生归来的小伙子如约在老地方等待[……]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