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笔

 38 Responses »  Tagged with:
102015
 

今天是教师节。我的老同学里,很多当了老师,从小学教师到大学教授都有。很幸运的是,这么多年来,我还跟老同学们保持着联系。要是在国内生活,把娃交给他们该多好。

前不久回国,同学聚会,得知有的老同学如今已不在人世了。唏嘘,感伤,最后想,想做的事情一定尽早做,想对谁说的话一定要趁早说,想送的礼物一定要找机[……]

继续阅读

回国

 45 Responses »  Tagged with:
092015
 

三年半没回国了。忙毕业,忙生孩子,忙找工作,忙搬家,浑然不觉中,一千二百个日夜刷地飞了过去。这期间,有自己的亲人辞世,有友人的婴儿出生,大学里的公主楼31楼已经拆掉,北京的家旁边新修了地铁、华联和便宜坊。

再有两天,就要回国度假了。

1

为了取钱方便,我提前把支付宝的钱转到了自己的中国银行[……]

继续阅读

252014
 

说出来不怕被笑话,从出生到高中毕业,我都一直没见过彩虹。

我长大的那个小城,在当地以产煤著称。印象里,运煤的卡车每天从家门口的马路上轰隆隆地开过去,煤灰撒了一地,车尾留下滚滚黑烟;然后,环卫工人来清洁马路,人工用大扫把将路面上的灰尘重新扬起来,经常让我经过时吃一嘴泥巴;下雨的时候,路边梧桐树[……]

继续阅读

102014
 

网上经常出现一些中国方言x级考试的题目,比如“河南话四级考试”,作为一个河南人,我做得很尴尬,得分很低。不是我河南话说得不好,而是河南话本身是分很多支系的,出题人大概是以洛阳一带的方言为准的,我之所以这么猜是因为我曾有个渑池室友。而我的家乡在豫北,方言跟河北南部的方言更接近;前不久在我博客上讨论道口[……]

继续阅读

042014
 

作为一个谨小慎微的人,我很少丢东西;因此,一旦遭遇小偷,就记得格外清楚。这些年走南闯北四海为家,去过的地方不少,盯上过我的贼五花八门,所幸给我带来的损失还可以承受。那些小偷们个性十足,让我叹为观止,有诗为证:

贼恋包(改苏轼《蝶恋花》)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
兜里[……]

继续阅读

112014
 

前两天,老家的表叔破天荒地打来电话。表叔是一位乡镇企业家,销售农产品,江湖人送外号“萝卜哥”,素来神通广大,最近却为一件小事犯了难,托我帮个忙。

我不禁受宠若惊。我老家的亲戚都在农村。这些年来,我跟亲戚们的共同话题越来越贫乏,走动更少,这就过滤掉了那些重情义的亲戚;我又是无权无钱,百无一用,这又过[……]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