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 062017
 

北京

黄昏时分,我离开北大环境大楼。楼新路生,好在有D,一路曲折引我到地铁站。

D和我虽初次见面,却如同故人。不过,“一见如故”用在这里却似乎并不贴切。路上,D说起如何从我的博客学到R语言和LaTeX,又如何在工作中使用。D甚至记得我博客里写过的句子,我倍感惊讶,因为这些句子连我自己都忘却了。我[……]

继续阅读

12月 082014
 

当我们在这儿的生命结束的时候,我们就变成了水上的泡沫。我们甚至连一座坟墓也不留给我们这儿心爱的人呢。我们没有一个不灭的灵魂。我们从来得不到一个死后的生命。我们像那绿色的海草一样,只要一割断了,就再也绿不起来。

——安徒生《海的女儿》

前不久加入大学同学的微信群,自然而然地贴出[……]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