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016
 

最近,收到一位热心网友长长的留言,对我的博文《中华字经里的重复字》提出了看法。我一看,这篇帖子写于两年半前,读起来却觉陌生,自己几乎都忘了,乃至不敢相信出自我的手笔。想来当时正在熬论文盼毕业,心情焦急烦躁,文字里充斥着对理科生的调侃,却难免被误读成作为理科生的狂妄。何必呢?如果删去那些轻狂的文字,应[……]

继续阅读

012014
 

几年前,当兜兜还是个婴儿的时候,我常把《千字文》当作摇篮曲,读来哄他入睡。当时,我对”闰余成岁”有些不解。这句话解释成白话文一般是“积累数年的闰余,并成一个闰月”。但是原文的“岁”字没有却译出来,于是有人就在译文后面加一句“闰月所在的一年称为闰年”。我总觉得牵强。

那么什么是“闰”呢?《说文》中说[……]

继续阅读

012014
 

The quick brown fox jumps over the lazy dog. (敏捷的褐色狐狸从懒狗身上跳过。)

我们经常在电脑软件看到上面的这句话,一般是用来展示字体的,英文里所有的26个字母都包含在这个简短的句子里,字体效果一目了然。这叫做“全字母句”(pangram),据[……]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