锵锵三人行,与君生别离

听说《锵锵三人行》停播,我的眼镜跌到了键盘上。

记不起是几时开始结识这个节目的,好像自从离开校园后,生活里就从来没有离开过《锵锵三人行》,掐指算来有十来年了,称得上我的一大兴趣。

虽然是个电视节目,我却很少有时间看,只是听。在厨房一边洗碗一边听,开车的路上听,失眠的时候找一期无聊的听。所以,很多嘉宾,我不知道长相,却熟悉他们的声音。

后来,我出国了。国外好山好水好寂寞,窦文涛的声音伴我度过了无数闲暇或忙碌时光。

前两年,家里添了洗碗机,我洗碗的次数大大减少,以至于积攒了很多期锵锵,没时间听。这是我对洗碗机最大的不满。它剥夺了我听锵锵的时间。

好在我经常开车去距离不远的德国边陲小镇买东西(因为便宜),来回的路上能听两期锵锵。有时候要带孩子,我就得这么哄:“儿啊,路上能不能让我听锵锵?”

娃:“不行,我想听乐高幻影忍者。”

我:“哎呀,求求你让我听吧,我给你买冰淇淋吃。”

于是娃也随我一起听。

不过,这样的情况没持续多久。锵锵聊天的尺度经常是少儿不宜的。孩子不懂就问我,有时候实在不方便解释,于是开车时就又少听了很多。

那就只剩失眠的时候听了。偏偏最近失眠的症状居然没了!头挨着枕头,手机里播放锵锵,不知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对前一晚听了什么完全空白。

洗碗、开车、失眠都没听,这导致目前我只追到了今年 4 月份,最近四五个月的还没来得及听。

然而居然就这样停播了,没有任何征兆。

记得不久前的一期,窦文涛还在调侃,说他跟孟广美的聊天记录一看就是老年人的风格,担心将来节目跟不上观众的节奏。马家辉就说,没关系,我们的节目就给老观众看,跟观众一起变老就好。

当时我就邪恶地想,锵锵如果再播几十年,这几个老家伙谁先死。我觉得可能先是王蒙(岁数大了),再是马未都(也不小了),接着许子东(心脏不好)。那么会不会谁死了就把谁的黑白遗照摆着三人行的座位上,也算是一景……

看来,等不到那一景了。锵锵行了19年,不行了。

锵锵三人行,与君生别离。 文道依北风,广美巢南枝。

不过,我相信,虽然锵锵停播了,但是锵锵里那些人,还会在别的节目里出现,继续他们未尽的话题。

与其惋惜,不如努力加餐饭。此处不见,在别处见。

《古诗十九首》里,有一首思妇诗,讲的是男女分别的思恋之情。我略加修改如下,以纪念锵锵停播:

锵锵三人行,与君生别离。

相去万余里,各在天一涯。

道路阻且长,会面安可知?

文道依北风,广美巢南枝。

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

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顾返。

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

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

锵锵三人行最后一期:

锵锵三人行第一期:

锵锵三人行,与君生别离》上有2条评论

  1. 方室网志

    终于有人写了,近一年多来,我都是中午饭后休息时间听昨天的锵锵三人行,9月12日就声明说因为暂时停播了,哎,肯定是广电总局的命令呗,同时还有振海听风录之类的节目停播。真是风刀霜剑严相逼了。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o create code blocks or other preformatted text, indent by four spaces:

    This will be displayed in a monospaced font. The first four 
    spaces will be stripped off, but all other whitespace
    will be preserved.
    
    Markdown is turned off in code blocks:
     [This is not a link](http://example.com)

To create not a block, but an inline code span, use backticks:

Here is some inline `code`.

For more help see http://daringfireball.net/projects/markdown/synta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