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鹏友(第05期)

整理电脑,发现三年前写好的一篇帖子,不知为何没有发布。

那时,我想把自己散落在各处的评论收集起来,于是就有了“大鹏友”系列。后来,发现这个功能其实被Disqus实现了,然而被墙了;墙内有类似的“多说”,然而前些天“多说”却也死了。


欧洲人的淡定

马光::一天最多工作八个小时,不会晚上加班加点,更不会周末加班加点,工作时还能悠闲地听听音乐、抽抽烟,这种情况,让中国国内的工人们情何以堪?

dapeng::搞不懂的是,效率低并不影响生活水平,谁能从经济学上解释解释?


另一种生活

CHOJEMMY::我喜欢看博客,看别人写的日志,细细品味别人的生活,或苦或甜,或辛酸或幸福。那段短短的时间,就像我在过另一种生活。

dapeng::博客只是一个人生活的一部分,冰山的一角。水面之下,又有谁知?

CHOJEMMY::所以说,别人的生活,看看就好。好好过自己的。


坚持

勺子::是的,球友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与朋友一起打球,才能感觉到集体的力量,不管是赢球或是输球了,都会被朋友激励,这样就不容易放弃,人是争强好胜的生物,这样就让这项运动更具乐趣,又可以坚持。

dapeng::朋友激励的力量很重要。要不是结识了你们几位的话,我那博客在几个月前就已经荒废了。

勺子::是的,在我们打球这件事情上,有一批水平相当的球友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我们的博客圈也是一样,慢慢的也就有了相对固定的圈子,大家互相激励,甚至有时候会有连锁反映,大家会在同一时期写同一个或类似主题的事情,虽然相隔千万里。


拒绝的技巧

勺子::每个人在生活或者工作中都会碰到不如意、都会碰到不想说,不想干的事情,我以为:原则还是要坚守(以我三十三岁的高龄,还常常强调原则和底线之类的事情,好像有点娇情了),我想强调的是,回应的方式可以有一些技巧。有些人把这个东西称为「说不」的艺术,很遗憾的是,艺术都是我不懂的东西,所以我称之为说不的技巧。

dapeng::拒绝的技巧不是天生的,是历练出来的。有些人早练,有些人晚练,这个小华还年轻,不晚。可怜可气的是,主流舆论要我们坦率正直,结果是听话的孩子最吃亏。

勺子::是的

余数::真不知道吃亏是福还是吃亏就只是吃亏而已~

勺子::自我安慰罢了

子痕::听话、老实的孩子最吃亏~

勺子::该老实的时候要老实,该不老实的时候就不老实。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是所谓职场老鸟必备的质素之一。

马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空气污染

土木坛子::二十前,我在学校的思想政治课本上,为了应付考试,我努力地背诵“绝不能走西方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子”,今天国内许多大城市里,连健康的空气都无法获得了。

dapeng::二十年的思想政治课……要是把最近六十年的人民日报前后对照着看,更有趣。另外,我认为目前中国的污染状况,如果现在开始真刀真枪地治理(标和本),那么也要到三五十年之后有成效。如果现在还不开始的话……还是不估算了吧。

vx13::看国内的说法,上海和北京的雾霾成因不一样。 北京主要是车多人多,所以消耗资源多,排放废气多。而且附近重污染的工业也多,不过现在很多都搬到河北地段去了,把河北也拖累得占了中国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十大城市里的好几个名额。北京要治理的话,应该严格控制各种废气的排放,国家补贴废弃净化设备,并严格监管,杜绝补贴照拿,污染照排的现象。 上海则是受到了烧秸秆的连累。江浙一带附近的农民这些年不再用秸秆当燃料过冬,而采取偷偷集中烧掉当肥料的解决方法。结果中部地区的很多省市受到连累。对应的解决方法大概是推广秸秆的回收利用。

土木坛子::@vx13: 建议抄送一份你的留言到中南海~为何现在全国众多城市都有这样的雾霾污染现象呢?

vx13::我都是在网上看来的,中南海的人肯定知道得更多,但是中国政府的行动力……

dapeng::北京周边的河北农村也广泛存在燃烧秸秆的现象。京沪都是属于复合型污染,只能综合治理,否则就永远是按了葫芦起了瓢。堵不如疏,禁来限去,顶多是延缓污染加剧的速度,治标不治本。治本的道路只有一条:尽可能消除城乡差距、地域差距,合理分配教育资源和医疗资源。不这样的话,人往高处走,势必造成个别地区资源过载,污染是必然的。

vx13::的确,有河北朋友说过,他家那里也烧秸秆。不过,北京是吹大风的时候空气就变好,而杭州就是吹大风空气也不会变好,说明两边的实际情况差距是很大的。

土木坛子::北京的风是内蒙的,吹到韩国去了?杭州的风是华中的,可能吹也是白吹。当然,我这里是开玩笑的,具体原因专家都未必清楚。


折腾主题

勺子::那天女儿说「爸爸,我有一事不明啊」,「啥事啊孩子」。「你看吧,平时你和妈妈都分别去上班,周末才回家睡觉,显然,我很想跟你们一起睡嗒,可是奶奶还老是喊我去跟她睡,这是为什么呢?」

dapeng::爸爸说:因为爸爸有事情需要跟妈妈一起做。这个事情,你还太小,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

孩子问:爸爸现在就告诉我嘛。我先记住,免得我长大的时候你忘了告诉我。

爸爸思索再三,叹口气说:乖孩子,那我就告诉你吧。每个周末晚上爸爸跟妈妈在一起做爸爸最爱做的事情,那就是让妈妈帮忙看看爸爸新更换的wordpress主题好不好看。wordpress,你不懂吧?长大就懂了。


教材的弱智错误

马光::一本教材中,出现如此多的低级错误,而且,错的种类无法八门:同音异字、缺胳膊少腿、顾头不顾腚…… 真的无法让人想象!

dapeng::第一批错误的确太过分了,不知道校对人员是干什么吃的,连普通人都看得出来。第二批错误就有些专业了,我这门外汉有个疑问:这种水平的错误,出版社需要请哪个水平的专业人士做顾问才能看得出来呢?

马光::这类历史类的错误,请普通的历史学家去认真审核即可。不需要有太高的历史水平,只需要留心去审,就能找出不少错误。给你一张图,上面画着诸葛亮在白炽灯下读书,你信吗?再给你一张图,上面画着邓小平拿着IPhone玩儿,你信吗?肯定不信。但是若有张朱元璋抽烟的画像,你信吗?这个就需要考虑一下了。当然他不会抽烟,因为那时候没这玩意儿呢。对于一些常识性的东西,比如椅子、马鞍、纸书、花生、棉花、烟草出现或传入中国的时间稍微了解一下,就不会出现这类错误了。拍个古装片啥的还都请些历史学家去把把关呢,免得与史实出入太大——尽管实际上错的越离谱看的人越多,呵呵!教材出现这种错误,就只能让观众把它也当做穿越剧来看了。

dapeng::原来如此。可是这世界的东西万万千千,做顾问的顶多也就是有限的几个历史学家,要做到事无巨细地记住各种东西的出现时代,我觉得也挺难的吧。或者这是历史学家的基本功?会不会记住了桌子而忘了椅子,记住了缰绳而忘了马鞍呢?

马光::事无巨细都兼顾到估计也不现实,但是像这些最基本的东西,对于历史学家来讲还是都应该知道的。100年后,问问小小伙伴儿们邓老爷爷是否用过iphone,我估计绝大部分都会说他用过。但是史学家不能这样……

勺子::我的问题是,100年后记住邓爷爷有没有用过iPhone的现实意义在哪?

马光::朝鲜的李某某用的东西,全球瞩目,大家惊呼原来朝鲜也可以如此;中国的彭大姐用了某东西,世界刮起一股旋风,中国服装原来也是有风格的;江哥哥是穿西装还是穿唐装,抑或穿中山装,代表着一种倾向;卡梅伦来中国,用不用人民币结账,代表着一种姿态。某些人的一举一动,都是精心策划包装的,要特能“装”才行——因为这或许并不是他们心中想要做的事儿。邓爷爷是否用IPhone属于随口讲讲的,至于其意义,我就不知道了。只是知道“他”若不喜欢,这玩意儿不会让中国人爱疯它。

dapeng::现实意义当然有,我试着列几条,越俎代庖地回答一下勺子的问题,看看有没有道理,说错了别见怪。

1、信誉。小处不检点,大处会失守。认为邓爷爷用过 iphone 的人,说起“钓鱼岛自古是中国领土”和“南京大屠杀30万遇难同胞”,怕是让人难以信服。

2、励志。可以告诉穷人家的孩子:别跟富二代比了,咱没有 iphone 将来也可以治国。

3、趣味。妲己背唐诗,太后动不动就说“我孝庄”,所有历史题材剧都可以看成是穿越剧。

马光::钓鱼岛和黄岩岛的争论,很大一部分就是因为当年的模糊不清甚至“不谨慎”的错误表达和制图造成的,导致在国际法上处于极其被动的地位。南京大屠杀30万,一直让日本人和国际上抓的辫子就是没有确切的统计,让别人认为是夸大人数甚至编造人数——尽管事实上的确存在,但是你的数据没有精确来源。某国人的阵亡,即使是普通百姓也基本上每个人都有名有姓。这就是差距。


严重抗议关闭评论

土木坛子::上一次把博客的界面折腾了一下,现在进一步折腾……日志评论功能只开放30天,一来愿意评论的大部分在30天之内就评论过了,二来保持开放就给垃圾评论制造者提供了机会。

dapeng::忘了谁说过(是不是你?),一年前的博文现在读来还有价值的话,才是好博文?这样说来,评论只开30天,好博文对后来人就关上了评论的大门……

土木坛子::这个话的作者是张志强博主。我愿意关上评论说明我的好博文几乎没有嘛。而且,我也不愿意为了一条正常的评论同时迎接100条垃圾评论。再说了,真有多少人还会评论老日志呢?反正我的没有那么重要。

dapeng::非也非也。我就曾经把你的老日志从头读了一遍,只是因为在Kindle上读的,不便评论罢了。你写了那么多好博文,我对关闭评论此事表示抗议。难道垃圾评论已经泛滥到不得不把孩子和洗澡水一起倒掉的地步了?

土木坛子::你太吓人了。我自己都没有读了……好吧,既然你理由这么充分,我把评论再开放它吧。就让Akismet帮我把关垃圾评论吧。昨天说理工科生惹不起,今天还是你,惹不起。


博客开篇帖

土木坛子::今天是我第一次开通了这个博客,也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愿会给自己带来一些朋友吧,仅而已。

dapeng::经过多次搬家和心境的变迁,如今我遍寻不着自己博客的开篇帖啦。


博客的界限

土木坛子::下午去朋友家,居然发现自己身体有点不适,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就是感觉身上没有什么力气,好像虚脱了一样,真的有点恐怖,好在我睡了一会儿后,才发现好了一点点。

dapeng::这篇请保留在博客里,永远别删。博客里应该写什么?这篇跟《我所知道的比特币》放在一起,他们基本界定了博客的界限。


念不完的书

土木坛子::其它的同学有的工作了,而我却不是。还要继续念书。

dapeng::又过去八年了,还在继续念书……

大鹏友(第05期)》上有9条评论

  1. ChoJemmy

    咋没把文章发在新站上?你这是怎么写出来的,莫不是每次评论都收集下来。

    另一种生活这篇把链接换成chojemmy.wordpress.com 吧~

    回复
    1. 大鹏 文章作者

      新站是首都,旧站是陪都。各有侧重。

      我是定期整理邮件时手动存下来的。

      已订正。谢谢提醒。

      回复
    1. 大鹏 文章作者

      我是如此地粉你,当时把你的博客从头到尾通读了一遍。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o create code blocks or other preformatted text, indent by four spaces:

    This will be displayed in a monospaced font. The first four 
    spaces will be stripped off, but all other whitespace
    will be preserved.
    
    Markdown is turned off in code blocks:
     [This is not a link](http://example.com)

To create not a block, but an inline code span, use backticks:

Here is some inline `code`.

For more help see http://daringfireball.net/projects/markdown/synta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