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火花集锦 2

整理完此帖,就知道为啥最近论文没有进展了:净到处灌水了。

本文原载于 dapeng 的博客“晴耕雨讀志”,其他地方出现的均为转载,不便回复,因此欢迎来博客留言。


奇葩

土木坛子:比利时部分手机无法向中国手机发送短信

民工:不能不说,跟那个国度联系起来的很多事情,都会是奇葩一件!

土木坛子:奇葩和特色没有区别吧。

民工:特色原本是指创新的事物,原本是有褒奖的意思,只是现在用的变味了,但不能改变词的本意;奇葩就完全是贬低的意思。两者不一样。

土木坛子:要说你中学时候语文成绩好,真不是盖的。

dapeng:奇葩原来也是褒义吧。还有专家,教授,小姐……

土木坛子:现在还要加一个:大学生。甚至:女大学生,女博士,反正现在的网民是看谁不顺眼,就恶心谁。

土木坛子:除非是纯粹为了娱乐,我认为在写作博客文章时慎用网络语言。

dapeng:“慎”字用得好。不是不用,而是要小心地用,去粗取精。我觉得,大体来说网络语言是个好东西,展示了网民的创造力,给语言注入了新活力,好过仅仅抱着故纸堆。五百年后的小学生看到“这个女孩长得很恐龙”时不懂,老师就会说,孩子,这叫“用典”,语出 blablabla,记下来,期末要考。

土木坛子:就像你在背文言文时,痛恨古人的用典?


食材

土木坛子:全世界大概有1400多种昆虫可以作为食材,而全球大概有80%的人口会经常或至少吃过某种昆虫。所以,昆虫进入人们餐桌这件事,并非骇人听闻。

dapeng:小时候经常捉来蚂蚱玩死了烤了吃,夏天也捉知了猴吃,有一次家里竟然买了一罐知了猴的罐头,长相太难看了,闭上眼睛吃了一个,味道不错。


维权

土木坛子:客服经理带上技术员登门道歉——时间和地点我定,赔偿二百元充值卡话费,并且保证以后不再出现类似的情况……,外送一堆移动公司的面巾纸、一次性纸杯子什么的。

dapeng:这个事儿,我看在法制社会这么处理是很合适,但有点担心在国内的人情社会真是不好说。


牧童

土木坛子:喝着老父亲自采摘制作的茶叶,我倒是真的想回到老家放牛。转了一圈,又想回到当初想离开的地方。可是,我的牛在哪儿呢?

dapeng:坛子文艺青年的一面暴露得越来越多了啊。一直好奇放牛娃的感受。无数文学作品都极力渲染放牛娃隐士般的田园生活,比如罗大佑的《牧童》,敢问,放牛娃都会吹笛子吗?骑在牛背上不被蚊蝇叮吗?

土木坛子:文学作品中的事情,怎么能像科研那样较真呢?我不是也说了吗:何时能结束这放牛娃的事情?我连五线谱都不识,何况乐器。我几乎没有骑过牛背——黄牛性情不比水牛温顺,至于蚊蝇,也不是那么多。文艺青年这个词我都不甚了解,只是想起茶,就想写下点东西,抒发一下情怀吧。仅此而已。


五笔输入法

土木坛子:我使用五笔输入法许多年,最直接的好处是写博客的时候有比较快的速度,思路顺畅的话能达到80个字每分钟,并且没有同音错别字。间接的好处是提笔忘字的事情很少发生。

dapeng:五笔门槛高啊。对于用惯十几年拼音输入法的人,想切换到五笔,有什么好办法吗?

佐仔:跟随习惯最好,像我们这边南方普通话不标准者来说,五笔输入法是必须的,特别是70后80初的人,当时学习计算机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学习五笔字型。现在想用高端一些的手机都难,因为上面没有五笔字型输入法。

土木坛子:手机上就用拼音算了,反正手机上也不指望大量输入文字。

dapeng:我上来学的就是拼音输入法,输入速度是靠 QQ 聊天聊出来的。

土木坛子:你既然能会LaTex,R各种复杂的“编程”语言,五笔这种小技巧应该不在话下。门槛高,才说明它的优势。一朝学会,终生受用。

dapeng:那是年轻的时候爱折腾,现在老了,学个新东西太难了。

yxiao:还是别学五笔了,现在拼音打字速度比五笔快,我是这么觉得的。一开始用五笔挺快,后来我是觉得越来越慢。特别是当你想写点什么的时候,用五笔经常会把你的思路、注意力转移到打字本身上面来。

dapeng:我不太相信拼音打字速度比五笔快,毕竟拼音重码的问题要靠肉眼来选择识别,而五笔根本就不必看显示器。不过,我相信五笔会影响思路,拼音更符合说话的习惯。

yxiao:用了这么多年五笔了,一直没觉得比拼音快多少。拼音咱从小就会,想到什么就能打什么,而五笔,其实打的时候脑海里经常会不由自由的想这个字的结构。可能我五笔没到一定境界或者这些年用电脑用多了,字写的太少,偶尔发生这样的情况:一个非常非常简单的字我会突然忘 了怎么写了!这是非常致命的,我得花上几秒的时间去回忆这个字。


汉语

土木坛子:出于对自己民族文化的认同,许多国外的华人坚持让后代们学习中文,这种行为值得肯定。

dapeng:汉语作为外语来学,还是太难了,“听说”涉及四个声调,“读写”涉及方块字,都是难以逾越的障碍。


事业与家庭

土木坛子:忙于事业与养育子女两件事本身并不矛盾,但要兼顾好两者实在是一件较难的事情,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衷心祝愿所有像我一样的年轻父母们注意好孩子的成长过程,今天多一点用心,明天少一点操心。

dapeng:做父母的奇妙之处在于,生娃之前认为自己已经成熟了,没啥可成长了;生娃之后发现,其实大人和小孩是一起成长的。赚钱与育儿之间,是需要寻找个平衡点的,我写到了好爸爸三定律里。


国产

土木坛子:上次说起“我为什么不买国产智能手机”一事,我知道会有人跟我说国内的魅族、小米、华为智能手机。我没有用过国产手机,所以只能说一下我的感性认识,当然,只是个人看法。

dapeng:我也没有用过国产手机。在我眼里,没有国产不国产的概念。适合自己的,就是最好的,管他是国产、日本产还是别国产。


能力与机遇

土木坛子:能用微信赚到一天一万广告费的人,这种人干其它事情一样能赚到这么多。

dapeng:可能有很多人不是这么认为的。你说的是能力,但是只怕还得看机遇。其实问题简单来说就是:是金子就一定发光吗?酒香就一定不怕巷子深吗?


概念的界定

土木坛子:关于鬼神灵异的事情,虽然还无法肯定,但一味否定似乎也不是很科学。世界很复杂,许多东西也许我们人类还无法认识清楚,如果不承认这一点,本身就不科学,对灵异现象亦是如此。

dapeng:一说起此类话题,我首先会留意,说者到底在说什么?什么是科学?什么是灵魂?概念明确之后才有讨论的意义。老实说,我觉得大部分人,包括我自己,对此类基本概念是一知半解的,对话起来犹如鸡对鸭讲,所以此帖我迟迟不敢回复。比如一个人认为"空间"对生活的影响不大,另一个人觉得很重要,后来发现一个说的是服务器的容量,另一个说的是房间大小……

土木坛子:博客就像聊天一样,不必过于严谨,不像论文。所以,大可放开去说出你的想法就是了。我这是这样想的。

dapeng:那我就放开说了。

我上一句说我迟迟不敢“回复”,“回复”这个词其实是用词不当,应当用“留言”或“评论”。不过,根据语境,并不会造成任何误解,你我都知道这几个词都是“拍砖”的意思。这种“多词同义”的话题就适合讨论,大家说的都是对同一个东西的看法。但“科学”的概念就不一样了,由于多数人都不太严谨,这个词属于“一词多义”,甲觉得科学就是真理,乙觉得科学就是做实验发表论文,丙觉得科学就是方舟子,丁觉得科学是认知世界的手段之一。实际经常发生的事情是,同一个人对“科学”的定义一会儿是甲,一会儿又是乙,其实是因为基本概念没搞清楚。甲乙丙丁讨论灵魂“科学不科学”,实际在讨论对“科学”定义的理解,于“灵魂”这个话题反倒关系不大了。

我是丁,认为科学和宗教都是认识世界的手段,就像用体温计和用手摸额头都是判断发烧的手段一样。体温计也有可能测错,但经常是对的,更靠谱。会不会出现体温计内的液体突然不符合热胀冷缩的原理了,或者膨胀系数突然被某种神秘力量改变了?不是完全没可能,但基本没可能。

“灵魂”这个概念也属于“一词多义”。小孩能看见的人大人看不见,这个“灵魂”的概念在这里不符合光学(光的传播)和生物学原理(视网膜上成像并通过神经传给大脑)。但墓主人能“喘不过气”,这又是要求“灵魂”需要呼吸,又要符合生物学原理(新陈代谢)。这两处出现的“灵魂”这个词不是同一个概念。当然,这仅仅是我从“科学”立场看到的,当然也可以从别的立场看,但总得有个固定的立场。问题是我们聊这个话题时经常没有固定的立场,用同一个词表示几个不同的含义,然后对这几个含义的不同而表示不解——它们本来就是不同的嘛,当然会不同了。

如果将“灵魂”或“精神”诠释为“脱离物质而存在的一种东西”,那“灵魂”显然是存在的。比如圆明园虽然没了,只要设计图纸还在,只要信息足够多,数据足够大,我们只要凑齐了所有组成元素(物质),依照图纸显示的组织形式(灵魂)把这些元素组合起来,圆明园就复活了。这个组织形式不见得一定在图纸上,也可以存在于电脑某个文件里,设计师的脑子里,随便哪里,这就是“灵魂”。再比如一个人死了,只要我们掌握的信息足够多,我们只要凑齐了组成这个人的所有基本粒子,把它们按照原来的组织形式(灵魂)组合起来,这个人(物质)就复活了。这个灵魂是不会被小孩看见的,也不会喘气,但确实存在。

如果把“灵魂”或“精神”定义为“思想”,那也是存在的。如果我们哪天挂了,但博客还在网上,一读文字,音容宛在,那就是我们的“灵魂”。

土木坛子:总体而言,我不否认UFO完全可能是外星文明物体,或许是不同的空间交叠出现的现象。

dapeng:UFO 是 Unidentified Flying Object,“没确定是什么的会飞的东西”。既然没确定,那自然有很多猜测。既然没法确定,那猜测终究只是猜测。猜测当然值得鼓励,我们对任何事物的认知,都是从未知到已知的,需要个认识过程,而认识过程需要一种手段。别的手段暂且不说,若用科学的手段,必须经过“观察-假设-检验”的过程才站得住脚,而目前对UFO的所有猜测都没有经过“检验”这一关。至于“外星智慧生物”,跟上一篇帖子《科学和灵异》中我的评论一样,这里又有定义的问题。在讨论宇宙的语境下,如何界定“生物”?是限制在地球物种范围内,还是可以超范围?是限定在“新陈代谢+繁殖”的范围内,还是另有所指?构成生命的化学元素是限定在元素周期表里,还是可以拓展?这些没有界定好,有些讨论会会造成没有意义的混乱。


批评的艺术

土木坛子:中国环境保护部出了一份《中国环境状况公报-2012》,……显示“执行《环境空气质量标准》(GB3095-2012)后,达标城市比例仅为40.9%……报告没有提及哪些城市具有新鲜空气,这是批评的艺术,指出哪些城市有新鲜空气也就指出其它城市没有新鲜空气。

dapeng:就跟出现灾难和事故后只公布人数不公布名单一样。


音纹识别

望月:网易云音乐,……你唱出一段旋律,单后系统识别并找到你唱的歌。

dapeng:音纹识别有意思,这样应该也能找出跟某一首歌相似度高的歌,比如小兔儿乖乖和小燕子穿花衣就很像。


方言

勺子:靖安方言…..有一种喝水叫恰茶,有一种吃饭叫恰饭。有一种馒头叫磨磨,有一种无聊叫恰饱了木事住。

dapeng:“恰”-吃,恰茶、恰饭-吃茶、吃饭。“磨磨”-馍馍,“恰饱了木事住”-吃饱了没事做。方言书写用汉字,只不过给这些汉字多个方言的发音就行了吧。


感恩

勺子:有人问,母亲节送给妈妈什么?我毫不犹豫地说:我送给母亲的是我那颗感恩的心。

dapeng:勺子是个好孩子。我觉得感恩是自律而非律他,对上不对下。就是说,自己孝顺父母,但别太指望将来自己的小孩孝顺自己。

勺子:出于各种现实情况,有人说我们这一代是孝敬父母的最后一代,同时也是抛弃养儿为防老观念的第一代。你怎么看?

dapeng:我看“一代”倒是不至于,不过倒是越来越多的人考虑晚年生活的独立性,这是明智的。

勺子:对你父母来说,你还不如对门那小学都没读完就捉了田的教已,他在家里,平时再怎么游手好闲,也罢,至少农忙时可帮家里一把手,如果家里遭人欺负了也有儿子出来说话、撑腰,生病了,有人领着去看郎中,而你,一年四季天南海北的,父母却是得不到你一点的帮助和照顾。

dapeng:母和子女的关系,从父母角度看到的养儿防老,从子女角度看到的孝顺,这在欧美国家不那么明显,更多的是朋友般的感情。开始我觉得是中西差异,后来想想其实这是农业文明和工业文明的差异。农业文明下很多小作坊式的经营生存方式,依赖家庭成员之间的亲密关系,是生计所迫,而工业文明则没有这个依赖性,人追求自由和独立的一面就显现出来了。我们的窘迫之处,只是源于中国从农业文明向工业文明的过渡和变迁。

勺子:非常同意你的看法,从根上说家庭成员之间关系的这种中西差异的确是农业文明和工业文明的差异。所以我说:本质上,我是改革开放时的产物。依赖知识在这个国度的权重,并以积极进取的精神混口饭吃而已,虽然这与时代的欣欣向荣是一脉相承的,但我们这一代中国农民的纠结也正是在这儿,而且在中国,这一波的变化来的让人骤不及防。。。

从良未遂:分析的很不错。如书中所说,经济决定政治和文化,不由得想起西方请客的AA制和中国的请客方式,分析出来,也是经济方式的不一样。

勺子:什么是经济方式?

从良未遂:还是一个例子吧:农耕文明下,请客方全包,因为生活区域相对固定,被请客的一方总归会有请客的一天。工业文明下,人员流动频繁,请客的和被请的也许永远不见,所以AA相对合理。由此,经济方式在这里可以简单理解为农耕文明和工业文明。PS:你会不懂?

勺子:我不懂的东西太多了,多谢指导。不久前新京报的一条微博说:我们大家都是井底之蛙,只是井口的直径不同罢了。。。


微信和QQ

XJP:马化腾要革老手机 QQ 的命,让手机 QQ 不要紧跟着微信的屁股后面瑟瑟发抖,激发他们的二次创业激情。

dapeng:老实说我还真不明白 QQ 和微信的本质区别在哪里。


手机应用

XJP:我推荐所有喜欢体验优质产品,对生活与产品设计有追求的朋友安装与使用(Yahoo! Weather)。

dapeng:界面是末,预报准不准才是本。舍本逐末的应用最让人恼火。


自来水

民工:德国要求自来水卫生标准达到“婴儿可以直接饮用”的水平……那么,为什么我们的自来水,却不能直接饮用呢?

dapeng:虽然话是那么说,但是我仍然尽量避免直接喝德国的自来水,因为感觉上很不习惯。

民工:你这个,属于心里作用的。

万年木头:直接饮用的自来水在国内是不用想了,说到底还是监管的力度不够,官官相护,只要不出现大面积中毒情况,什么事都能摆平。

dapeng:说到底是监管问题,那能不能再往深了说说呢?

民工:这类问题,水太深。


奶粉

民工:每每因为给朋友们买奶粉,我都心虚的很;货架上的限购标签,总是有一行解释限购的原因“中国人都扫走奶粉所以要限购”,让我这黑头发黄皮肤的中国人很觉尴尬。

dapeng:大国崛起了。

民工:就担心越崛越萎!

民工:荷兰国际广播电台称,根据现行法律,私自出口奶粉到中国是违法的。戴克玛表示,买空超市货架上奶粉的行为是有组织的行为。人们将买到的奶粉转卖给中间商,中间商将奶粉成批运到中国销售。

dapeng:我觉得这样下去的结果就是,代购会以某种方式终结。

chojemmy:只有有人出好价钱,代购这事总有利润,总不会终结。

民工:有需求就有市场,有利益就有买卖,不会终结的,因为我们看不多放心国产奶的希望。


高考

马光:在河南或山东,你的成绩若只能上普通二本的话,那去某些省份就能上很好的一本,搞不好还是985高校!

dapeng:高考的不平等只是整个社会不平等的一个缩影罢了。在不平等的大背景下,高考不管怎么改,也难做到真正的公平。所谓白沙在涅,与之俱黑。只是可怜了我们河南,作为华夏五千年文明的摇篮,如今的农业大省和人口大省,给全国输出着精神食粮、物质粮食和劳动力,在教育资源上却遭受这样的歧视。

马光:中央已经给河南定位成农业大省了,圣旨一下,啥优惠发展政策就得靠边站,只能搞好农业为全国人民提供粮食了。高考是目前最不坏的平等,其它只有更坏,没有最坏,就更甭提了,提了窝火。

博客火花集锦 2》上有18条评论

      1. Topaz小Q

        娃睡觉了以后如果不夜惊,我就会突然觉得恢复单身,在客厅里闲逛,大半夜摸摸电脑,看看ipad,喝喝果汁,看看电影看看影评,看看窗外的夜色,反正舍不得睡觉,那一晚4点才回去卧室。不过这样的日子不多,比如昨晚,娃7点半睡觉,我也睡去,他爸都不敢叫我,结果我凌晨4点起来洗脸刷牙继续上床睡觉。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o create code blocks or other preformatted text, indent by four spaces:

    This will be displayed in a monospaced font. The first four 
    spaces will be stripped off, but all other whitespace
    will be preserved.
    
    Markdown is turned off in code blocks:
     [This is not a link](http://example.com)

To create not a block, but an inline code span, use backticks:

Here is some inline `code`.

For more help see http://daringfireball.net/projects/markdown/synta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