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兜和自行车

以行动的空间尺度来给人的一生划分阶段,是个有趣的视角。小孩从刚刚出生到一岁左右,他的行动空间局限在爸妈的怀抱、家里的摇篮、外出用的童车,距离大人的尺度一般在一米以内。一岁时学会走路,从迈出第一步到围着撒欢儿跑,行动尺度拓展到十米到数十米,这是成长的第一个里程碑。后来,他学会了使用一种交通工具,迎来了第二个里程碑,他终于突破了百米的行动尺度,父母只能远远地看着,内心既欣慰又担忧,不得不面临这样一个事实:当他在远处摔倒的瞬间,再也无法及时伸出扶他的手。

一个多月前,兜兜学会了骑自行车。这件事上他打破了家里的记录,因为学会骑车的年龄,兜兜爸是 16 岁,兜兜妈是 10 岁,而兜兜,5 岁。

插图:兜兜骑自行车

辅助小轮

兜兜身高超标。去年,大人自行车上的儿童座椅和兜兜自己的小拖车都已经坐不进去了。于是,兜兜爸妈在跳蚤市场买了一辆 16 寸的儿童自行车,两轮。这对兜兜是个挑战,因为他只骑过三个轮子或附有两个辅助小轮的自行车。试骑,骑不好,也许对于 4 岁多的孩子有点太难了。不得已,又买了两个辅助小轮安在后轮上。在确保不摔的前提下,兜兜天天骑着这辆四轮自行车去幼儿园。

兜兜爸说:“你的自行车太吵了,都是那两个小轮发出来的噪音。”

兜兜说:“那怎么办?”

“把小轮去掉吧。”

“不嘛。”

坚决不让去掉。后来有一天,遇见了萨莫耶。萨莫耶骑着普通的两轮自行车,一溜烟地从身边经过。兜兜使劲儿蹬车,也追不上。兜兜爸趁机说:

“你的小轮影响速度。去掉吧。”

兜兜的性格,魄力不足,谨慎有余。他想想说:“不嘛,我怕摔。”

到了冬天,路上撒了防滑用的石子儿,再加上下雪,小轮的阻力更大,越来越费劲。兜兜爸一心想找个机会把小轮去掉。

春天到来,四月的一天,自行车小轮被人行道牙绊了一下,把兜兜摔倒了,一个小轮的金属支架也被撞歪了一点。机会来了。

兜兜爸大惊:“兜兜,小轮子摔坏了,没法用了,怎么办?”

兜兜忧郁地说:“那是不是要拆掉了啊?可我怕摔怎么办?”

兜兜爸拍拍胸脯说:“放心,我教你!”

学会骑车

兜兜爸是这样想的:每个周六日都花两个小时教兜兜骑车,自己顺便算是锻炼身体了,豁出去一个月教会兜兜,以后的日常出行问题就一劳永逸地解决了。

事实证明,兜兜爸的预测能力烂得离谱:预计一个月,兜兜实际花了一个多小时就搞定了。

兜兜是在住所附近的一块小广场学的。早上,兜兜爸在后面弯腰扶正自行车,推着兜兜往前骑行,骑了两圈就腰疼了,反复提醒兜兜,如果他觉得可以,就告诉爸爸松手。换到路面平坦的宫廷公园,兜兜说:“你松手吧。”兜兜爸犹犹豫豫地松了手。兜兜稳稳地骑了出去。兜兜爸不放心,一路跑在自行车侧边,关键时刻扶一下。

兜兜显然是对去掉小轮的自行车产生了兴趣。刚吃完午饭,兜兜就要求继续出去骑车。

记得那一天阳光灿烂。兜兜爸告诉兜兜如何起动自行车,然后兜兜就一个人骑了出去,围着公园的大草坪转圈。起初担心,怕兜兜摔倒,怕不小心掉到路边的河里。后来发现,这个孩子果真谨慎,兜兜爸的担心是多余的。

兜兜爸给兜兜妈打电话:“儿子学会啦!带着野餐垫出来吧。”

兜兜妈大惊,然后带着装备兴高采烈地来了,两口子坐在草坪中间,边晒太阳边看儿子骑车兜圈子。

兜兜转弯和停车都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还不会刹车,有一次撞到了行人。兜兜用德语主动道歉。

从那天起,每天下午从幼儿园回到家,兜兜都要求去公园练车。有一次,兜兜爸建议直接从幼儿园去公园,兜兜却说:“不,要先回家告诉妈妈,不然妈妈以为我们被坏人拐走了该怎么办。”

一周后,兜兜带着浓厚的兴趣,开始在实际道路上骑车。到了幼儿园就兴奋地跟老师和小朋友说:“我骑自行车来的!”

慢慢地,兜兜学会了锁车和开锁,避让行人,刹车,看红绿灯,十字路口减速,靠右骑行。兜兜对靠右骑行不太理解:“爸爸,刚才来的时候你不是说靠右是靠这边吗,怎么回去的时候靠右又成了另一边呢?”兜兜爸只好停车,在路上跳左跳右地解释。

后来,兜兜可以骑得飞快,让兜兜爸追不上;也可以骑得非常慢,而不倒下来。

学会了骑车就是好,在上幼儿园的路上省了时间,还可以去稍远一点的大森林里玩。

自行车失窃案

前天,周五,发生了一起离奇的失窃案。清晨出发去幼儿园的时候,兜兜发现,前一天晚上停在楼下自行车架上的心爱的自行车不见了,只剩下半根交通警示旗,孤零零地躺在车架旁边的草地上。兜兜爸也很吃惊,在拜罗伊特呆了这么久,从来没有被偷过。儿童自行车失窃更是闻所未闻。窃贼是小孩?小孩大概没有能力撬锁。是大人?大人大概没有能力把童车骑走。兜兜爸认为最大的可能是,成年人连车带锁扔进了汽车的后备箱给偷走了,旗子碍事就给折断扔在了原地。只好步行上幼儿园了。兜兜显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一路上问了爸爸很多问题:自行车为什么不见了;为什么会有坏人来偷;那以后该怎么办……后来父子俩都不说话了,带着不爽的心情到了幼儿园。一进门,兜兜就趴到安老师怀里委屈地哭起来。

离开幼儿园,兜兜爸气愤地托朋友在警察局的网站上留言报了案,后来担心留言不好使,就又打了个电话。接电话的警察英语说得非常好,他说:“你来警察局做个笔录吧。”还没等到去,听说此事的一位朋友就给我打电话了:“我在来学校路上看到路边草地里躺着一辆自行车,没准儿就是你丢的。即使不是,要是没人要,说不定你也可以捡回去。”

竟然有这么巧的事儿?兜兜爸不信,反正不远,还是心存侥幸地去看了一眼,看到之后大惊,竟然果真是被盗的自行车!只是车锁失踪了。朋友猜测,说不定是小孩干的,然后后悔或者害怕,就给扔了。一位德国同事猜测,说不定是成年人喝醉了酒,觉得骑童车好玩,玩够了就扔路边了。

当天下午下班查信箱,收到一封警察局寄来的信,请兜兜爸来警察局做笔录,并给出了三个可能的预约时间让挑选。兜兜爸赶紧上网发信解释说车已找到了。

失而复得。兜兜很高兴。决定以后自行车每天都放进地下室。心爱的东西,一定要保护好啊。

这就是兜兜和他的自行车之间的故事。不知兜兜下一个行动尺度的里程碑,会何时到来?

兜兜和自行车》上有14条评论

  1. 开心in

    在大森林里面骑车,真是美妙的事情,小家伙骑得有模有样啊!环境塑造人啊,我们都没有兜兜小朋友骑车早呢!

    回复
  2. 马光

    孩子就这样被你“怂恿”成会骑自行车了啊,不错不错。童车也偷,太没职业道德了!不过后来竟然还能找回来,好像还是第一次听说能失而复得呢,因为一般被偷了基本是没戏了。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o create code blocks or other preformatted text, indent by four spaces:

    This will be displayed in a monospaced font. The first four 
    spaces will be stripped off, but all other whitespace
    will be preserved.
    
    Markdown is turned off in code blocks:
     [This is not a link](http://example.com)

To create not a block, but an inline code span, use backticks:

Here is some inline `code`.

For more help see http://daringfireball.net/projects/markdown/synta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