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火花集锦 1

dapeng 按:这里收集的是近期 dapeng 在经常访问的博客留下的评论以及博主和网友的相关回复。既然是评论,自然是针对博客原文的,因此摘录了原文的片段,难免有断章取义之嫌,所以详细了解来龙去脉还得看原文。博主们来回串门,这是 dapeng 自建立独立博客以来遇到的趣事。只言片语之间,有时会碰撞出一些火花。dapeng 少年时搜集过一阵子火柴盒,也称为收集“火花”,这就是本文标题的由来。


土木坛子


土木坛子:博客要写什么?我觉得,像技巧性的文章属于形而下的东西,真正形而上的像思想、人文方面意义更大。独立博客相比于其它的网站形式,比较容易让人安静下来读点文字,至少认真写的人不是那么浮躁与肤浅,写出来的内容也更具有真实性和可读性。

dapeng:博客写什么,这是个好问题。是迎合读者的兴趣,还是满足自己的爱好?技术类多属于前者,人文思想类多属于后者。前者是花蜜,后者是花粉。坛子的博客用花蜜吸引读者来,顺便传播了花粉,做得很不错。


土木坛子:婚姻状态?孩子都好几岁了。

dapeng:坛子,人家是问你婚姻状况,不是问你有没有娃……比利时应该跟德国类似吧,无数人不结婚就生娃……


土木坛子:你怎么看最近的红十字会信用倒地的现象?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事情。

啄木游弋:除了红会内部人士外,恐怕没有人真正的知道红会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包括网上的各种爆料和揭秘,真实性值得质疑,不知道是否有推手在后面推波助澜。从这个角度讲,红会的各种公开和透明工作做得是相当的不到位,它的官本位和政治意味过于浓厚,而越不公开越不透明,就越容易引发民众的猜疑和不安,毕竟现在“民智已开”。作为不了解具体内情的旁观者,我的观点是,红会存在问题几乎是肯定的,问题大小不敢妄断;这次突然爆发的信用危机如果处理不好,红会几乎可以关门大吉了,即使政府再怎么力挺,民众不买账还是白搭。看看后续的进展吧,它到底有没有勇气正视问题,有没有勇气揭露问题,有没有勇气改正问题,拭目以待。

dapeng:红会就像中国奶粉业,信誉破产。两者中任何一个能翻身,都可以作为另外一个的借鉴。别的行业如果不以此为鉴的话,也必然是同一个世界同一个下场。

土木坛子:红会是一个利益团体,不是一个会长的表态就能解决问题的。不过,我还是觉得,红会这样做下去不行啊,这样下去,里面那帮人都没得吃。

dapeng:这根本就不单单是红会的问题。有多少个这类机构,都可以用类似的方式轻易被击垮。红会只是个开始,以后还会就更多机构被郭mm甲mm乙mm给灭掉。


Cho Jemmy


Cho Jemmy:同人生有联系的一个词,我这几年才知道的叫做“三观”。在网络上有人说毁三观,我也就慢慢知道这个词了。这东西有没有正确错误的标准呢?我是不知道的。

dapeng:三观这个词太奇怪了,本来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就是同义词嘛。


Cho Jemmy:记得以前写过一篇同样名字的日志,这个名字是在县城停车场旁边看到的,傍边一家网吧名字就是这个。我很喜欢,就像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一样,心有千千结很有感觉。本着写博客不说时事,不写一搜就能找到的技术文,我觉得无话可说。

dapeng:匆匆太匆匆,几度夕阳红。心有千千结,窗外翦翦风。


Cho Jemmy:看到一则新闻,当事人被误判杀人入狱,后来十年后真犯落网,他得以清白出狱,政府陪了他很多钱。如果真的有这样一个机会,让你去一个类似“监狱”的环境,包吃住,可和家人通电话,他们还能探望你,让你待十年,出来后给你500万,你干不干?

dapeng:能随时反悔的话我就干。


Cho Jemmy:比审查更恶心的是自我审查,她没有明确的标准,让你一试再试自己的底线。你觉得这没什么,自保而已。进行了一次,两次…很多次,底线就没有了,你会认为这种不透明的审查是自然的、必然的。

dapeng:面对审查总是两难。如果说话只是为了宣泄而不在乎听众,那也就罢了。问题是说的话还想让人听到。有的话一说就丢了墙内那一半的听众,而墙外另一半的听众似乎对这种话已经听得够多了。


洋流范儿


刘杨:周围有很多同学已经在上一个圣诞节假期去了欧洲各地玩了一趟,下周的假期他们还会外出游玩。他们每次都会叫我,知道我喜欢摄影,想让我帮他们拍照。但我每次都回绝了,多少有些对不住,因为我不想因为机票便宜去一个旅游计划外的国家到此一游,更多的是,我找不到出去旅游的理由。也许,我还没有找到生活的节奏吧。

dapeng:旅游,重要的不是去哪儿,而是跟谁。


刘杨拿着iPad看到了以上新闻,可挖掘的新闻点似乎都不一样,但都是生命的终结,身后都留下了无数令人唏嘘的遗憾。我想,如果我住的附近如果发生什么突发事件,但我连跑都跑不了,只能接受现实吗?当然不是,正是因为有了生命的戛然而止,那我更应该让生命随时绽放。很多事都等到失去的时候才懂得珍惜,为何不从现在开始珍惜自己拥有的一切呢?

dapeng:前些天跟研究组的同事吃饭还谈起类似的事情,感觉这几年身边直接或间接发生意外的事情比以前频繁,结论是,这说明你在关注生活关心生命。有些意外是可以避免的,比如系安全带之类的。想做的事情,能做就尽早去做。


刘杨:安全带这个算养成习惯了,坐老板的车和其他车,如果不系安全带,车就叫个不停。

dapeng:回国的时候发现个NB的发明,就是个假的安全带扣。车不是叫吗,把扣扣上,就不叫了。

刘杨:绝了。不过,看了美剧shameless之后,我觉得类似的耍小聪明不再是中国人的专利了。


刘杨:前几天那个已经被撤职的环保局长,用红豆煮的水也是红色的来解释地下水污染。今天看到新闻,中国近年来每6分钟就有一人被确诊为癌症。而关于水污染的报道更不鲜见了,所以我也能预料到我这篇译文没有任何点击量,愿意读这篇文章的人甚至比看我的zotero教程都更小众。

dapeng:政府没有环保的真正动力,而且有枪,除非国际社会施压,不然没戏。

刘杨:这不就是国际施压,不全是政府的责任,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份责任。

岸狄叶路:“我们用7%的土地,养活22%的人口”,吹嘘这一句话的前提就是农业中大量使用化肥和农药。中国的土地本来就比较分散,不是很适应大规模现代化农业生产,于是为了保证产量,只好大量使用化肥和农药来补足。于是,各种环境问题接踵而来。

dapeng:这个说法细想来是很唬人的。我们是谁?22%的人口是谁?到底是我们养活了这么多人口,还是这么多人口养活了我们?再说,谁说养活人口必须要靠耕地了?其实就是蒙人的说法。


刘杨:我准备写个zotero教程。自己做了一个宣传视频,如下,算是练手了。

dapeng:视频做得真棒,很有专业精神啊。感觉你像是 zotero 公司的。期待续篇。我也经历过你这个阶段,从 endnote 转投 zotero,使用了大概两三年。现在 zotero 退居二线,主要使用 jabref,而且认为这是我最满意的文献管理软件,基本不会再换了。另外我推荐 qiqqa,免费,功能很强大,尤其是在 多个 pdf 中搜索的功能。如果不是担心切换带来的问题,我就把zotero文献库换到 qiqqa了。但愿看了你的后续文章,能让我继续留在 zotero。加油!


刘杨:对于我这种上班就是放假,放假还想上班,闲不住的人来说,法国的假期很人“抓狂“,来法国不到一年,没数过有多少假期,不过不搜不知道:法国共有11个法定假日,分别是国庆节、圣诞节、元旦、五一劳动节、万圣节、圣灵降临节、复活节、耶稣升天节、圣母升天节以及一战停战日和二战停战日。如果假日当天是星期二或星期四,那么这一天可以“带”上星期一或星期五与双休日连休。彻头彻尾的”懒人国“啊,不过如此弹丸之国的经济总量世界第五,也就暂且放他一马吧。

dapeng:话说放假更爽的要属欧洲国家驻华领使馆的工作人员,欧中两边假期通吃。


刘杨:据报道,世界每年生产约800亿件衣服,相当于每人每年都会有11件新衣服。

dapeng:每年11件新衣服……是谁分走了我的8件?

刘杨:男人总得分给女人几件吧


刘杨:我这绝不是诺基亚的软文,大家要是觉得能看出软文的味道,哪天我去找诺基亚收钱。

dapeng:目前还在使用诺基亚6300和1100按键直板机的诺基亚死忠认为这绝不是一篇软文,绝不。


刘杨:有fortran或c语言基础的同学应该都会有这个疑问,并且被<-这种反人类的赋值符号折腾的苦恼不已,你需要在键盘上完成四个动作才能打出这个符号:1.按住shift,2.按下>键,3.松开shift,4.按下-键,更何况我用的法语键盘,各种痛苦估计只有用德语键盘的童鞋能理解吧。而“=”,就只需要按一次。

dapeng:我是箭头党,哈哈。原因有二:首先我是google的粉丝,google建议用箭头(参见我博客里 r代码风格 一文)。然后,德语键盘输入等号需要按shift+0键,而输入箭头要按alt+_键,同样麻烦,但箭头更酷!


刘杨:关于中国教育,每个人都能说上一大堆,说多了也就聊胜于无了。人口基数摆在这,东方的教育文化摆在这。谈论英语学习和中国教育质量,其实本质上还是谈论教育减负的问题,都希望像西方的教育方式那样,寓教于乐,孩子轻松,家长也轻松。难啊!

dapeng:英语,奥数,特长,其实只要不是单纯为了考试,而是为了使用,那从幼儿园开始也没啥不好的。我不认为人口基数是教育改革的瓶颈,多投钱不就行了。

刘杨:没错,人口基数大不是瓶颈而是催化剂,可以促使很多问题的快速显现和改革。


博士牌民工


民工:我还敢购买能够开发出如此一本奇葩笔记本的sony电脑么?一个商标的伟大,是建立在无数单独商品的成功之上;而一个伟大商标的倒下,则是始于一个小产品的失败。伟大的Sony,在我心中已死。

dapeng:民工莫气,气大伤身啊。在图书馆看到用 SONY 的都是美女,因此 SONY 笔记本给我的印象一贯是外表好看,再根据我腐朽的应该批判的落后思想,一贯觉得,中看的经常不中用。


碧云飘鹤


马光:如果中国多一些如此有魄力、有毅力、有思想、不媚俗、不低头的教授,我想中国的学术界也不至于落到如此田地了。

dapeng:这样的怪才得娶个啥样的老婆,回家后才不会挨骂啊。

马光:学术的怪不等于教学上的怪,也不等于生活中的怪。

ChoJemmy:生活中可能是一个好丈夫啊

马光:呵呵,陈先生的生活状况这个真不清楚……等待有知情者爆料一下吧。


马光:试论夏商时期的海洋文化

dapeng:夏商时期都有海洋文化啦?

马光:呵呵,这个真可以有。1984年,在山东半岛北部出土一个保存完美的独木舟,据推算,该舟年代不会晚于距今5000年前;1983年,山东登州港外的庙岛群岛出土一些残船碎片,推断年代不晚于4000多年前。其它各地也都有类似发现。而且在山东半岛、辽东半岛、朝鲜半岛、日本等处发现了诸多文化类似现象,推测是古人很早就已经开展了海上交流了。而且开始往来的时间比我们预想的要早很多……


马光:前天很不幸地遭遇了一把布鲁塞尔火车上的盗窃:同学的资料背包被盗了!这位仁兄是刚下飞机从布鲁塞尔坐火车去根特大学读博,座还没暖热就遭如此待遇,真是让人情何以堪!

dapeng:我去雅典的那次包也差点被偷,里面有护照钱包等所有重要物品,当时是中午,我就在离包几米外的地方给景点拍照,在仔细对焦什么的,突然发现包没了,不远处小偷正镇定地携包试图离开,发现我发现他了,就把包放下走了。我冲过去看了看东西都在,又察觉似乎周围有放风的,就没敢去追。欧洲的小地方一般都比较安全,大城市最乱。我在小地方呆惯了,到了大城市就不注意。

马光:他这不叫偷,而是叫做“顺手牵羊”,呵呵,你离包那么远——几百厘米呢,可以理所当然地认为此包无主了,哈哈~大城市的话,往来人口繁多,三教九流的人都有,自然就有些乱了。据说巴黎也是挺乱的,一同学有过被黑人抢的经历!


马光:随手举几个简繁体的对比:學習与学习,曆/歷与历,與和与,烏龜与乌龟,灣与湾,忧郁与憂鬱,请问,那个更利于普及,更利于普通百姓学习掌握呢?(注:港澳台等地的繁体字问题不在此文讨论之列,请部分童鞋不要将本文观点随意延伸,谢谢。)

dapeng:为啥港澳台等地的繁体字问题不在此文讨论之列呢?我儿子同班小朋友的妈妈是台湾人,看到我儿子学写的简体字就不无羡慕地说,简体字真好,她到现在都不会写龜字。

马光:港澳台的很多人是不习惯简体字的。你若和他们说繁体字需要简化,很多人会给你上升到政治高度,万一给你来个“文化入侵”或“文化沙文主义”的罪名咋整?本文只是从对如何让更多的普通人识字并方便书写的角度来讨论,其它的问题“大红灯笼高高挂”就行了。有些人他就是喜欢很无比复杂的字体,那你也没办法。


马光:隐私保护,不但是QQ的问题,更是整个互联网的问题。若不想收到更多垃圾短信、骚扰电话、垃圾邮件,请相互转告/转发一下,联合抗议和抵制网络上的这些流氓行为!

dapeng:我也都是填假的。的确有时候收到贺卡会尴尬。很难防得住。比方说我在facebook上没有填手机号码,现实生活的好友知道我的手机号和facebook账号,就在他手机通讯录里跟他的facebook好友里关联了一下,完了,我的隐私全都泄露了。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马光:现在互联网都讲究互联……谷歌还没有把FB的信息全部拉拢过来呢,FB、微软、谷歌三家一联,就热闹多了。到时候想要隐身的话,只有一个办法,不用网络!

土木坛子:没有,现在互联网越来越弄成信息孤岛了。FB封闭,apple封闭,Google也开始封闭起来了。

马光:同台斗艺,互相封防,呵呵。只有小家伙们才能不按规则出牌然后出奇制胜,而大佬们尾大不掉,只能步步为营,谨慎行事。封闭是成熟,或者说衰落的象征。巅峰对决之后,剩下的就是行将退出舞台的残兵剩将了。


望月怀远


望月:至于孩子沉溺于iPad,要看你怎么利用了,如果你把iPad给孩子一丢让他自己玩,自己去玩电脑或者打牌,当然毁孩子了,无论干什么,陪着孩子一起做,分享他的经历和快乐,iPad只是其中的一个小的项目罢了。

dapeng:我一直不敢给孩子接触ipad里的游戏,怕收不住。影响视力和学习倒在其次,主要担心的是怕小孩分不清虚拟和真实的区别,而这种混淆带来的福祸是短期看不出来的。还是要看孩子的个性。

望月:不能沉溺,什么都接触一下也好。


张无计的个人博客


张无计:对每位帝王用三两句概括,因为说多了会露馅。…作为近三百年的大王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当然有其可取之处,但…综合而论,只能排名第十。

勺子:没太看明白你这排序的标准是什么,若论书法我觉得宋徽宗应该入选的。

dapeng:对,要论脸长的话老朱可以排第一。

chojemmy:不知道为什么对历史总不起提兴趣,你说为啥统一就比分裂好呢?秦一代焚书坑儒罪也不小吧,为啥能排前面。

dapeng:统一比分裂好,只是一家之言,你不一定要采信啊。


平生不识勺子哥


勺子:用对标点符号、不要中英文标点混用、分清「的地得」、不写错别字、英文单词之间要空格、特殊名词首字母大写。这都是最基本的书写要求。

dapeng:这个帖子过于实用了,不太符合文艺青年的气质啊。多年前听说过”的地得“现在好像课本里已经不区分了,连阿房宫都统一读成 afanggong 了,不知是真是假。


勺子:三、为雅安祈祷,建议暂时停止娱乐活动;

dapeng:建议很中肯,除了第三点(……)还是自愿吧。


勺子:近代几位对中国社会发展影响巨大的领导人都经历过三起三落(巧极了),邓小平和妻子被下放到江西劳动时的那个拖拉机厂,离我出生的地方不出百里。

dapeng:“三起三落”的规律背后到底是什么?我怀疑有文人有意如此总结的因素在里面。也许好几次起落,把最重要的三次跳出来,跟古代那些什么三顾茅庐之类的牛人牛言联系得上,来相映成趣,增加文学色彩。

勺子:文学本来就是可以有创作的成份的,但是传记类的基本还是忠于事实的吧,或者是程度的问题。

戴睿可:起起落落的事情很多,只要想找,“三起三落”你能招到,“九起九落”也一定能找到。不过如果是严肃的学术作品,会有原因解释为何这“三起”很重要、这“三落”很重要,是对于他个人的生涯还是对于政党和国家的命运。

勺子:这个说话比较靠谱啊


勺子:买一台 iPad是一次消费,买一台Kindle是一次投资。想来,这话是靠谱的,因为iPad的确就是一台游戏机,它总是让你不断的input(时间),而Kindle是一个阅读神器(最离谱,也是最重要的,它只是一个阅读器),它能不断的 output(营养)。

dapeng:我发现了,凡是我爱访问的博客主,都或早或晚的入手了kindle。

勺子:这大概不只是一种巧合。

博客火花集锦 1》上有8条评论

    1. dapeng 文章作者

      你猜对了,的确是c 和 v。只不过下一步用 markdown 转成 html 就行了,有时为了省事儿稍微用了一下 vim。

      回复
  1. 勺子

    我说怎么一直没见你更新的勒,都怪谷哥放弃GR:原来我把订阅备份到九点的,你的订阅是刚认识的时候加的,在九点。可是还是习惯天天看GR啊,没理九点。现在不是快到七一了嘛,才在九点发现你更新了不少。。。

    回复
    1. dapeng 文章作者

      你这个评论我连看三遍,才弄明白原来“九点”是个网站,而不是闹钟……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o create code blocks or other preformatted text, indent by four spaces:

    This will be displayed in a monospaced font. The first four 
    spaces will be stripped off, but all other whitespace
    will be preserved.
    
    Markdown is turned off in code blocks:
     [This is not a link](http://example.com)

To create not a block, but an inline code span, use backticks:

Here is some inline `code`.

For more help see http://daringfireball.net/projects/markdown/synta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