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龙年

回顾一下博客上曾聊过的话题,向龙年告别。

春运是永恒的话题,尤其是当这个话题跟龙年里电视台“你幸福吗”这个栏目联系起来的时候,由此可以链接到2011年我写的一篇难买的火车票和人们的幸福感。网上订票终于实现了,幸福离有些人又近了一点,哪知道随之而来产生了一系列问题,比如小夫妻代购被捕、浏览器网上购票插件等等,幸福在另一些人面前转个身又走远了……

说起春节,就想起龙年春节开始的方韩大战。龙年春节之前,我既是方的粉丝,也是韩的粉丝。方打韩打了一年至今尚未结束,韩避方避了一年至今再无回音。而双料粉丝的我已经不一样了。在我看来,方韩两败俱伤。方,在打韩的过程中露出了打假背后的心思,”破破的桥”一篇文章解答了我所有的疑惑,从此我不敢轻信方的言论。韩,在被打的过程中臭棋频出,至今留给人们疑点重重,不如蒋的一句”别理他”干脆利索,不过,这并不妨碍我以后继续阅读署名韩寒的作品。作品好,管它是谁写的。

另一个热门话题是雾霾天气,主角PM2.5在2010年我写的那篇红色中国中隆重介绍过。汪峰的<<北京,北京>>被填上大雾版新词传唱。事实上,中国气象局从2005年开始轰轰烈烈地发展全国PM10、PM2.5和PM1的监测业务,省局市局也紧随其后,听说这次雾霾天气后又新建了一批观测站。现在仅气象部门的气溶胶监测站都快一百个了,这还没算上环保部门的。成百上千万的经费花了出去,多少工作人员为此忙碌不已,大量的数据拿在了手里,我们能做什么?发达国家经历过空气污染阶段,难道我们也必须毫无中国特色地去重复?如果有桥或船,我们为什么非要摸着石头过河呢?

最近读了常博士洋洋洒洒的自传体小说”我在编译局的日子”,我不禁感叹:女博士不好惹啊!尤其是生死置之度外的。2010年我写过一篇局长日记的启示,局长日记和博士小说可以对照着读,从男女双方不同的视角真实地记录了现实世界。两部著作交相辉映,相信必能流芳千载,供我们的子孙后代瞻仰祖先的那个神话时代。

继2011年初我写过一篇第一个预言应验:国防部长辞职之后,在处理德国前国防部长博士论文抄袭事件上名声大噪的我校校长,前些日子意外地死于一场交通事故。事故调查结果是,这位物理学教授在跑步时不慎闯了红灯。坊间不乏阴谋论的谣言,但可信度不高。让我觉得古怪的是,来德国之后身边发生了很多此类意外事件:大学某系的一位工作人员因没能及时治病而在住所独自一人死去;项目组一位女同事在和男友相恋十几年后结婚,婚后不到一个月男友就意外去世;我系一位硕士毕业生意外走失生死未卜……我一直困惑不解,不明白为何这些事情如此近距离地密集发生着。另外得知,当年批评前国防部长的教育部长,也陷入了抄袭门,让人目瞪口呆。

对照2010年写的那篇看不懂的诺贝尔奖,龙年里我们终于高调接受了诺贝尔奖,解开了一个困扰多年的情结。莫言得奖有争议,我不懂文学,只好去读原著,读的是<<蛙>>。这是一本让我读起来就不想停下的书。就跟我在重男轻女的秘密里所持的观点一样,生育是写在基因里的本能。人在本能下的挣扎和对抗在莫言的小说里写得让人难忘。

莫言的获奖感言,有一句话大意是说:用笔写在纸上的字随风刮走,键盘敲在网上的话永不磨灭。谨以此言与原创博客的博主们共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o create code blocks or other preformatted text, indent by four spaces:

    This will be displayed in a monospaced font. The first four 
    spaces will be stripped off, but all other whitespace
    will be preserved.
    
    Markdown is turned off in code blocks:
     [This is not a link](http://example.com)

To create not a block, but an inline code span, use backticks:

Here is some inline `code`.

For more help see http://daringfireball.net/projects/markdown/synta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