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局几时休

  相隔半年,上周又来到做野外观测的韩国小村庄,我发现房东老太太的院子里多了一个大蹦床 (trampoline)。老太太有个跟兜兜一样大的孙子,节假日会来看望奶奶,于是我猜,肯定是给她孙子玩的。
  前天,比我早来韩国半个月的德国同学希娜去韩国南部爬山归来,对我说:“今天干完活儿跟我们玩院里的蹦床吧。”
  我诧异:“那是房东家小孩的玩具吧?房东让玩么?”
  希娜大笑:“那是我买的!”
  这个很出人意料。事实是,希娜是我们组今年野外工作时间最长的,闲时无聊,就买个大蹦床玩。
  于是,我就小心爬上去,平生第一次玩了一下蹦床。
  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以前看兜兜在儿童乐园玩,我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有机会玩这种游戏了。现在,我这种超过三十岁的大龄青年,和稍微年轻一点的同学,在一个大蹦床上蹦蹦跳跳,那是个什么样子?如果我看到这幅画面,我一定会给他们拍照留念。
  不过在德国,这很正常。基本上人们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没有太多顾虑。
  横贯拜罗伊特城市南部有一条自行车道,穿过校园,大概三米宽,非常平坦,没有机动车。这条路上经常看到三类人:骑自行车的,遛狗的,轮滑的。其中这轮滑的一类人最夺人眼球。首先是不论年龄,小的有小学生,老的有退休老人,大部分是大学生;其次是装备,一般都是从头到脚全副武装,头盔护膝护肘护腕一应俱全,很是拉风。
  在国内我家所处的小区也有一片区域让大家跳舞或轮滑用。来轮滑的,没有比小学生年龄更大的。虽然我很想玩,但是没有那个勇气去挑战周围人的眼球。这回好了,既然大家都在玩,我们也去买了全套的用具试试。这个活动,上回玩的时候还是读高三的时候吧,都是在室内。现在在室外重新捡起来,感觉很不一样。很快,活动的形式变成了周末约上几个朋友,一起在自行车道上玩轮滑,累了就在路边的院子里打打扑克聊聊天。
  无论蹦床还是轮滑,我这个岁数的人,在国内的日常生活里都是无缘接触的。硬件条件不具备自然是个原因(没有场地),最重要的是软件条件,没有那个大环境。喜欢什么就玩什么?不是不想,不是不能,而是不敢。想想自从上大学起,和朋友聚会的方式就越来越少,慢慢变成了仅有的两个形式:饭局和卡拉OK。尤其是留学以来,回国见朋友的方式只剩下饭局,想不出别的了。这是为什么?
  最要命的是,总是听到地沟油、毒螃蟹、假鸡蛋的报道,饭局这种仅存的聚会形式,也越来越让我难以接受了。一个好友说:回来了我请你吃饭。我总不能说,我怕你请我吃的饭里有毒。另一个好友安慰我说,国人早就百毒不侵了,不用怕。我残忍地回答道,面对难以逃避的现实,这实在是一种无奈的拖鞋妥协。是啊,朋友们说一起吃顿饭,难得的见面机会,你还能不去?
  可是,健康是自己的,身体是自己的,生活质量是自己的,生命终究是自己的。自己不设法改善,别人谁会替你在意?
  所以我能做的,顶多就是:饭局不可不去,饭菜可以少吃。回家自己做,总会吃得好一点。
  相比之下,德国人的聚会方式很让人欣赏。常见的有两种方式:要么邀请朋友到自己家里,要么约好个时间到酒吧,大家随便喝点啤酒,吃点沙拉,这都是点缀,主要的内容就是聊天,三三两两地聊天。很轻松随意,也很能增进相互了解。有时候会有人带来一些新鲜的桌面棋牌类游戏,边聊边玩很开心。对比国内的饭局和卡拉OK活动,经常是热热闹闹的场面,散了之后也不知道朋友最近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过得怎么样。
  饭局,这种伤害健康、降低效率、增加成本、浪费时间,却别无他选的社交方式,不知何时能休。

饭局几时休》上有2条评论

  1. lisa

    现在大家也在逐步的改变观念。我最近几年对中国也是越来越忧虑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o create code blocks or other preformatted text, indent by four spaces:

    This will be displayed in a monospaced font. The first four 
    spaces will be stripped off, but all other whitespace
    will be preserved.
    
    Markdown is turned off in code blocks:
     [This is not a link](http://example.com)

To create not a block, but an inline code span, use backticks:

Here is some inline `code`.

For more help see http://daringfireball.net/projects/markdown/synta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