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名

  昨天一早,就收到远在美国出差的老板发来的email,开头第一句话就让我摸不着头脑:all our papers does not help, but K.T.v.z.G. makes Bayreuth well known in the world .好像是说,我们写多少论文都不如K.T.v.z.G,他让拜罗伊特在世界上出了名。K.T.v.z.G是个什么人,或者什么东西?我一头雾水。后来才从同学和新闻得知,原来这是德国国防部长 Guttenberg 名字的缩写。他的全名够长,叫做:Karl Theodor Maria Nikolaus Johann Jacob Philipp Franz Joseph Sylvester Freiherr von und zu Guttenberg。深吸一口气都念不下来。这位不满四十岁的年轻帅哥是德国的国防部长,前年在拜罗伊特大学拿到了博士学位,这两天被查出来博士论文可能存在抄袭,举世哗然。
  拜罗伊特这座只有七万人口的小城,因为这个丑闻在全世界出了名。住在拜罗伊特的我到现在才得知国防部长是我的校友。在德国,拿到博士学位的人,Dr. 的头衔就可以和姓名连在一起用于各种场合,甚至名字前面有Prof.的仍然会再添上Dr.,这就是为什么Guttenberg连暂时不用Dr.的称呼这种事也要正式宣布一下。这下,拜罗伊特大学被推上了风口浪尖,无论是敌是友,人们都在等待大学的调查结果。大学的态度很关键,几乎决定了这位年轻人未来的命运;两边都得罪不起,大学的处境相当尴尬。
  然而,拜罗伊特早就因为瓦格纳而名列世界著名的几大音乐之都了。而Guttenberg,此前早就是德国的政坛明星,小伙儿长得的确帅,据说是未来的德国总理,老婆是历史上著名的铁血宰相俾斯麦的曾孙女。拥有好历史的名城和拥有好前程的名人因为抄袭而捆绑出名。要是在中国,国防部长会被查出此类丑闻吗?查出来论文里抄了几段的话,民众会在意吗?民众在意的话,国防部长会因此辞职吗?有人在慨叹,谁叫你Guttenberg不是生在中国呢。
  我预测一下:拜罗伊特大学在两周后会公布,Guttenberg的论文里的确存在引用但未明确注明出处的行为,属于学术不端行为;Guttenberg 对论文的疏漏进行修改;Guttenberg被迫辞职。年轻人,还不到四十岁,承认错误,避免再犯,以后有的是机会。看看我预测得准不准吧。
220px-Bayreuth_Festspielhaus_2006-07-16.jpg225px-Guttenberg-800.jpg220px-Bayreuth_Festspielhaus_2006-07-16.jpg
  与此同时,国内出名的事件莫过于旭日阳刚了。我在韩国观测的时候,看过一期《锵锵三人行》,窦文涛请了汪峰作嘉宾,给他看民工版《春天里》的视频,还开玩笑地对汪峰说:“比你强。”汪峰也笑着说:“很多人也这么说。”于是我知道了这两个人和这首歌。要不是《李雷和韩梅梅》这首歌更加勾起我怀旧情绪的话,《春天里》一定会取而代之成为我2010年最喜爱的年度歌曲的。我还推荐给小语妈,说这个民工的表情很像小语爸。没想到他们上了汪峰的演唱会,又上了春晚,现在又因为被禁唱事件弄得沸沸扬扬。
  这两个兄弟质朴,诚恳;汪峰也慷慨,直率。都挺爷们儿的。
  问题是,旭日阳刚是纯草根儿,一走进水深似海的娱乐圈,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难免在大开眼界的同时乱了阵脚。跟汪峰的做法比一比就看出来,毕竟汪峰是道上的,做事有分寸。
  汪峰自始自终都没有说过王旭和刘刚的不对,他的措辞始终针对的是旭日阳刚的经纪人团队,一看就是有经验的人,知道其中运作的规律。而旭日阳刚方面却总是在说汪峰本人如何如何,很容易让媒体用来炒作。其中,旭日阳刚的经纪人团队出了很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他们不应该把汪峰方面私下电话通知禁唱的事捅给媒体,汪峰本来是旭日阳刚的贵人,这一捅就把贵人捅成了敌人,这恐怕会成为旭日阳刚发展道路上的重要转折点。要想再出现同样的贵人,恐怕难再得。
  此后,我在媒体的报导上,一次又一次看到旭日阳刚的经纪人团队说出不妥的话来,不禁为他们的前途担心。这是草根的劣势。他们来自最普通的社会底层,其实并不知道在娱乐圈该怎么混。经纪人,找那么专业的干啥,自己的亲戚朋友就行了,出点名赚点钱,肥水不流外人田。这样的状态,作草根很逍遥,要在娱乐圈飘的话是哪能不挨刀的。我甚至相信,出了名赚了点钱对他们来说可能是场不大不小的灾难。王旭是我的老乡,他来北京打工,估计也像其他的民工一样,一年回一趟家,赚的钱自己不舍得花,寄给老家的老婆孩子,现在靠演出多挣点钱,顶多就是让家人过得好一点,其他的事情怕是顾不了的。问题是老家的亲戚朋友未必这么想,都知道他是名人,肯定也是有钱人,估计再一回家就是借钱的、求帮忙办事儿的都会找上门来。答应吧,没有那个能力;拒绝吧,恐怕又落得个忘恩负义的骂名。怕是难消停了。让人担心的是,一旦繁华落尽,再回到原来普通人的位置,首先自己怕是适应不了,其次这些亲戚朋友恐怕也会热情不再,甚至说些难听话也不是不可能的。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我想王旭和刘刚最是清楚不过了。
  我再做个预测吧:旭日阳刚组合将如昙花一现,终究会回到原来的位置上默默生活。希望他们在出名的时候少被坏人利用,多赚点钱,让老婆孩子过上好日子。
  他们最好的作品,将永远是在狭小宿舍堆满啤酒瓶的炎热夏天,光着膀子高唱“当初的我是那么快乐,虽然只有一把破木吉他,在街上在桥下在田野中,唱着那无人问津的歌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o create code blocks or other preformatted text, indent by four spaces:

    This will be displayed in a monospaced font. The first four 
    spaces will be stripped off, but all other whitespace
    will be preserved.
    
    Markdown is turned off in code blocks:
     [This is not a link](http://example.com)

To create not a block, but an inline code span, use backticks:

Here is some inline `code`.

For more help see http://daringfireball.net/projects/markdown/synta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