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荣和中国

  继美韩联合军事演习之后,Diao鱼Dao(听说这个词现在是敏感词,用拼音,以免被强)又出了事。就在这个背景下,第4届东亚生态学会议在韩国尚州开幕了。来自中日韩的学者们济济一堂,形势一片和谐社会。我在会上做了个小报告。

  会议期间,跟同行的韩国同学恩荣聊了聊。恩荣没有去过中国,在认识我之前,曾对中国人有成见。这位同学以前在加拿大呆过半年,认识一些中国留学生,现在在德国也认识一些。她说,也许是因为这些中国学生家里比较有钱,或者因为是独生子女,或者是的确比较优秀,交往起来,她觉得中国学生很傲气,尤其是北京人(北京人不要生气,言者无罪,闻者足戒)。而上海人比较nice一些,交往起来最舒服的是香港人和台湾人。
  “大概是因为韩国,香港,台湾都是受西方文化影响比较大的缘故吧。”恩荣说。
  后来恩荣认识一个日本同学,日本人听了她的这个看法后哈哈大笑,说,中国人也觉得韩国人傲气!
  这个我相信,因为已经不止一个中国人跟我说过类似的话了。

  目前赵薇的《花木兰》正在韩国上映,恩荣非常感兴趣,打算去看。

  有一天房东收到两个包裹,叫我们去取,其中一个是网上购物寄来的,打开一看让我吃了一惊,是两本书,一本是《论语》,一本是《白求恩传》。虽然这里只有我一个中国人,但这却不是我订的。前者是中韩对照版,后者是韩语版,那是谁?
  对了,是恩荣订的。
  她也很吃惊,因为我知道《论语》并不奇怪,奇怪的是我也知道白求恩。我说,那当然,白求恩就是在中国逝世的,一个加拿大的共产党员,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每个中国人都背过《纪念白求恩》。那你为什么买了这两本书?
  我们当时正一道去山顶的观测站,我一边开车,一边听恩荣讲她的看法。
  恩荣说,韩国人眼里,《论语》是为人处世的规则,地位相当于圣经。以前看不懂,现在年纪长了,有了一些体会,该好好学学里面的道理了。小时候学历史,碰到中国历史就不喜欢,因为历史太长,而且每个朝代都是一个字(事实上也有两个字的),她记不住。但是现在,她不喜欢韩国被美国控制,希望能从中国学一些东西。而白求恩,则是因为一个韩国和尚的缘故,如此这般,天暗了,我专心开车,也没听懂恩荣说的是个啥意思。

  恩荣喜欢三国演义里故事。有个韩国作家,把三国故事重新写了一遍,书名《三国志》,一套十册。恩荣非常喜欢,中学时候买回来看。同学把把第1册借走了再也没还,现在只剩9本。“看到第8本的时候看不下去了,因为最喜欢的赵子龙死了。”恩荣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o create code blocks or other preformatted text, indent by four spaces:

    This will be displayed in a monospaced font. The first four 
    spaces will be stripped off, but all other whitespace
    will be preserved.
    
    Markdown is turned off in code blocks:
     [This is not a link](http://example.com)

To create not a block, but an inline code span, use backticks:

Here is some inline `code`.

For more help see http://daringfireball.net/projects/markdown/synta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