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莉和中国

  以前的博客里有几次提到过艾米莉。艾米莉是兜兜的一辆小火车,也是我们研究组的一个同学。这位同学父母是美国人,她在美国出生,五六岁的时候随父母来到法国定居。这两天她结束观测,需要壮劳力拆除18个观测点的观测设备,而我们只剩下两个男人了,偏偏另一个拉肚子,只好我去帮忙。
  艾米莉的身世使她有两个母语:英语和法语。在中学她修了拉丁语和西班牙语,后来自己学了意大利语,在大学又学了汉语,来到德国读博士又学了德语,我们组开了韩语课,于是她又修了韩语……
  她能流利地说英法德意西,其他的,略懂。
  我说:“你干脆研究语言得了,干嘛这么辛苦地来村里研究生物学?”
  她说:“我要是研究语言,就只能研究语言,没法研究生物了。但是我现在研究生物,还可以业余研究语言。”

  她说她刚学汉语的时候比以往学任何一种外语都兴奋。不用变时态,不用变人称,一个动词就一个模样,加上副词就行了,真是太方便了。然后她问了我一个问题:
  “不像欧洲各国的语言,虽然中国也有粤语和其他方言,但是都属于汉语。中国那么大,怎么会只说汉语这一种语言呢?跟欧洲太不一样了。”
  我告诉她:“满族人占领了汉族的领土,满族人却不得不学说汉语才呆得下去。蒙古人占领了汉族的领土,不学说汉语的结果就是被赶了回去。谁被汉族征服,谁就得说汉语;谁想征服汉族,谁就得先被汉语征服。于是说汉语的人就越来越多。”

  她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还有这种事?汉语太神奇了。”

  艾米莉从没来过中国,但是很多人跟她说云南很美,我也说的确是美,将来一定要来看看。“中国东西便宜,一定要多消费,你赚了,我的同胞也赚了,双赢。”

  艾米莉的一个问题让我吃了一惊:
  “中国总是在改革,是不是因为你们信奉《易经》?”
  我没听清,她跟我解释,就是阴阳八卦那本书。
  我吃惊的是,首先她知道有个《易经》,第二她知道“易”是“改革”和“变化”的意思,第三她知道《易经》是中国的核心文化的一部分。注意她不是汉学家,她只是个法国的有业余爱好的生物学博士生。

  好歹我多少知道一点,胡诌了几句,要是问的不是《易经》而是《易筋经》的话也许我能胡诌得更多。从观测点回来后我恶补易经的相关知识。
  
  谢朝平被警察非法抓走已经失踪24天了,艾米莉听我说了这件事后大惊:
  “噢我的神啊!我以为这是五十年前的中国才发生的事儿,怎么今天还在发生!真令人难以置信!”

艾米莉和中国》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o create code blocks or other preformatted text, indent by four spaces:

    This will be displayed in a monospaced font. The first four 
    spaces will be stripped off, but all other whitespace
    will be preserved.
    
    Markdown is turned off in code blocks:
     [This is not a link](http://example.com)

To create not a block, but an inline code span, use backticks:

Here is some inline `code`.

For more help see http://daringfireball.net/projects/markdown/synta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