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Joy

 2 Responses »  Tagged with:
032016
 

我有个习惯:Google Drive里有个名为“blog”的文件夹。一旦有题材可以写成博客,我就甩进去个文件,以题材为文件名,闲时再细写。

去年夏天,我收到一封来自 ShareLaTeX.com 的邮件。这是个LaTeX在线排版和协作的网站,我以前注册过。来信里说,他们新开发了名为 DataJoy 的项目,是个在线的Python和R编辑器。跟ShareLaTeX类似,只要访问getdatajoy[……]

继续阅读

312016
 

最近,美国发生了一起恶性车祸。四名中国游客自驾游,开着面包车南向行驶时在路口左转,被北向直行的大巴从侧面撞翻,四人当场身亡。

这一幕人间惨剧理应得到同情,但奇怪的是,这次大家没有祈福,也没有喊“加油”“挺住”一类的口号。相反,我看到多数人对此事的评价却是:

自作自受。

人们之所以有这种反应,是因为调查结果显示,事故完全是因为死者违反交规才造成的。死者家属不仅无法得到赔偿,还得为对[……]

继续阅读

252016
 

听说 iPhone 7 要来了。借此机会,我想换部手机。

岳父岳母闻讯,拍出500欧元的大钞:“去买个像样点儿的!在国内,你这个岁数的都用好手机……”

居然有这美事儿。天上掉的馅饼,我是不是应该伸嘴接着?

难怪被嫌弃,我的手机,一直挺寒碜的。

2013年,我入手了一部摩托罗拉 XT319。这部低配置安卓机的故事以前说过,买来闲置1年后才装上了微信。

后来,用着用着就不够用了。2015[……]

继续阅读

082016
 

1

2015年9月份,我申请了一个微信公众号。本来只想玩玩,没想到,这是个伤心故事的开始。

这个公众号自申请以来,除了往外租房用了一次之外,就一直沉寂了,因为实在用不上。我有博客嘛。公众号,不就是个封闭的博客圈嘛。

上个月,有位初为父母的朋友,要培养孩子的独立性,问我要《兜兜五岁独自睡》一文,说我的博客访问起来太慢。我想起了沉寂的公众号,用了一下,感觉不错,就把帖子贴了上去。后来一想,既然这[……]

继续阅读

132016
 

1

我家有两个娃,大的8岁,网名叫京生;小的2岁,网名叫德生。

德生的幼儿园很小,只有一个班,十几个小朋友,包括园长在内有四位女老师。这家幼儿园是家长共治式,很多事情需要家长参与,比如每天的卫生都是我们这些家长轮流值周打扫。所以,老师跟家长的沟通很密切,大家也比较熟。

前不久,幼儿园发通知给家长,珂丽娜老师因为搬家的原因要离开幼儿园了。

“德生刚学会叫珂丽娜的名字啊。他挺喜欢珂丽娜的。”妈[……]

继续阅读

松本

 16 Responses »  Tagged with:
042016
 

今天是北大 118 年校庆日。不知怎的,我忆起了松本。

刚上大学那会儿,我以为大学生活就是弹弹吉他跳跳舞,完全没有料到未来的四年里会常伴考试挂科的恐惧。所以,一开学,我就被三角地各大社团的招新广告吸引过去了,一口气报了好几个社团。其中,有个社团名叫“松之友乐团”;这个社团吸引我的,是免费教零基础的学员拉小提琴。

小提琴老师就是松本。松本是日本人,来中国留学。我忘了他是哪个系的。松本是他的姓[……]

继续阅读